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旅游资讯 > 行业新闻

天子摇金的田园之梦

发布时间:2016-08-30 16:35:06 作者:刘浪 来源: 点击:

 

在现代高速的城市化进程中,当不经意回眸,却发现我们已离开土地太远太远。那些有关土地的品性,那些曾被我们熟悉的土地的气息,对于现代人而言都太过陌生。甚至,我们竟过于蔑视土地。这当然不只因为城市和农村的二元对立格局所能解释的。我想,它已成为某种心理和思维形态上的认知。而如果,当我们还不致力回归于田园——哪怕暂时还仅仅是一种纸面上的田园——可能这一强大的认知注定会演变为宿命。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种花,摘果,关心粮食和蔬菜。在这一处田园,面朝南溪河,春暖花开。
中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国家,无论天文、节气的宏观安排,还是春种、秋收的实际操作,连同万兆黎庶的喜怒哀乐,通通离不开对土地的规划和眷念。
关于土地,又会让人不禁想起很多文人曾对她的礼赞,它们是诗人除了去书写爱情和死亡等永恒的主题外,始终在心底对土地保持的一种最基本的敬畏。
是的,对土地的赞美,可以轻易掠过表面的浮华,直抵人内心最坚定的情愫。
南宋末的词人蒋捷,他在其传世名作《一剪梅·舟过吴江》中写到: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160314120249984398437500.jpg
我不认为一位南宋的书生可以亲事躬耕,但他对土地和农作物的洞察,也一样可以让现代人汗颜。“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就是这么一句再直接不过的白描,道出的却是农业传统对节气变化和作物生长的敏感。
而现在的城市人,怕是再没有机会观察到樱桃的渐红和芭蕉的渐绿。他们,失去了对时间的坚守,同时也失去了在等候中的快乐。
与这个比起来,更可怕的是中国现代农村对农业本身的抛弃。这恐怕就是卢虹先的感受:
“我在合川土生土长,对这片土地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每次回老家,看到老家到处是荒芜的土地和齐人高的毛草,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当然更是他毅然回老家投资建设的初衷。这一初衷以复兴农业为起点,如果我们可以忽略若干中环节,它的终点一定是这样的:
他要建成一处大的田园,那里种满了各种花草、作物、果树:有机水稻、优质牧草、胭脂脆桃、黄金梨、九重葛、玫瑰、芍药、紫薇、香樟、芦笋、柑橘、甜柚、李子、冬枣、蓝莓、草莓、葡萄、枇杷……
最重要的,是要种上樱桃和芭蕉。以“红了樱桃”和“绿了芭蕉”来做一个幸福的人。
在“天子”,能“摇金”
两个平实又不失深意的地名,决定了这里土地的质素,也潜含着它的发展方向。有时候,土地就在那里,我们需要做的只是让她回归本性。
凯鹏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就是这一处田园的坚实依托。它一期规划面积1.16万亩,计划投资5亿元,项目所在地正好位于天子村和摇金村,所以项目命名为天子摇金生态农业公园,致力打造最安全的农副产品生产基地、最美丽的乡村旅游地。
有必要把视线放大,看一看比天子和摇金在行政区划上更大的合川区古楼镇——这个地方到底有着怎样的商业吸引力与历史底蕴?
乍一看,对于一个内陆的山地小镇,至今还略显原始的农业生态,似乎和商业并没有更多交集。
但这里偏偏又包含“天子”和“摇金”两个村子。
前者,放在古代,纵使最尊贵的皇帝身份,他也定不会忘记“以农立国”的祖训;后者,几乎不会再有比它更世俗的表达,也仿佛使此地散发着“资本主义萌芽”的气息。
古楼镇的这两个自然村,却又不是当代人的刻意复古或追慕时尚,它们的来历饱含着丰富的历史与地理渊源。
从历史看,明末清初是古代中国的一个大变局时期,对于川东的合川而言,当时最大的事件莫过于张献忠入川。尽管张献忠留下了“屠川”的恶名,但于普通百姓来讲,称过帝的张献忠,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天子。这也许是“天子村”的由来。
再看地理,合川古楼镇位于四川、重庆之间,长久以来是重庆北部出渝进川的必经之路。因为交通辐辏的优势,明清时期此地工商大贾、三教九流来往不绝,地理和人力的双重资源也使得这里工商业向来比较发达。想来这可以为“摇金村”正名。
有了复兴传统农业的初衷,加之商业的传统优势,以及建设家乡的责任感,“凯鹏农业”的眼前必是一条复兴传统农业、打造新型农业旅游的康庄大道。
160314120303921892187500.jpg
从卢作孚,到陶行知
相比于古人和近人,我们今人在土地和民生上似乎做得太少太少。不得不承认,物质和人心的异化,让我们忘了只有生活和教育的不可或缺。
天子摇金生态农业公园,它要完成的使命绝不止于此。
因为合川自近代以来最不缺的,就是终生为社会责任奋力奔波的大义之士,“天子摇金”只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继往开来他们对民本和民生的贡献。
卢作孚,1893生于合川,中国著名爱国实业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农村社会工作先驱……其他成就不论,光是他的“民生”公司,几乎靠一己之力支撑起抗战时期“大后方”的物资运输,就永远值得在中国历史上大书特书。
陶行知,安徽省歙县人,中国人民教育家、思想家,伟大的民主主义战士……1939720日,陶行知创办的育才学校在合川草街子凤凰山上的古圣寺开学,陶行知明确规定了办学宗旨,即“用生活教育之原理与方法,培养难童之优秀儿童,使之成为抗战建国之人才”。
以上,才是天子摇金田园之梦必须要实现的理想——重庆陶行知生活教育实践基地。只有通过生活和教育,“梦”也可以继续,“梦”方能够久远。
从纯粹的商业运作角度考虑,生态农业和生活教育,二者之间并无更多交涉。但它,却是整个天子摇金生态农业公园的核心,是重中之重。
没有其他原因,就因为历史中的那些微弱闪光,无论如何都需要我们后人铭记。而即便是生态农业的理念,也更需要通过教育和实践的方式,在更后来人那里得以继承和发扬。
于是,“天子摇金”高薪聘请民间艺术家、国内在复原古代农业技术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汤家禄先生坐镇实践基地,并为之创造优越的创作环境。在不久的未来,一座古代农业科技博物馆将会在这里拔地而起,成为其中璀璨的明星。
这无疑才是田园之梦华丽拼图的重要一块——一座最具典范的学生社会实践基地,它将成为“天子摇金”区别于其他生态农业公园最具辨识性的名片。
160314120327578157812500.jpg
农业为本,产业多元
现代的科技和教育,也许无法完全去还原农业和土地的纯粹,但至少它们让我们有梦可以做,去无限接近那个田园之梦。
因此,天子摇金生态农业公园,不再是一座单纯的,也几乎被现代人说滥的城市人节假日里下乡采摘的农园。走进天子摇金,葱郁的田园、蔬菜基地和成片果林,让人心旷神怡,浮想联翩。从这个意义上讲,与其说它是农业公园,不如说它是主题公园。
而其中最闪光的无疑是科技和教育两大主题。
“天子摇金”的生态农业梦想坚韧而具有野心:未来它将与全国多家科研单位、科技型涉农企业合作,充分利用高新农业技术,发展绿色有机、生态观光农业和乡村休闲体验,致力将传统农业与现代科技、生态农业与休闲度假、生活体验与休闲旅游有机结合。
同时,“天子摇金”将以农业为本,反哺其多元产业——它将逐步建成有机蔬菜、绿色瓜果、牲畜养殖、农副产品加工、观光农业、花卉苗木、陶行知生活教育实践、生态养生养老九大基地,最终完成循环经济产业链。
不要忘了,这里还是青少年实训基地——“摇金蔬苑”的现代化智能温室里能看到互联网、物联网等,而远程监控、智能室温、无土栽培、立体种植等新技术的应用,往日在电影里观看的科技片段,不久将实实在在地展示在你面前。
160314120349140614062500.jpg
人们来“天子摇金”游览,在各观光采摘园里大饱眼福和口福之外,还可在蔬菜基地的菜园中亲自体验农事活动,在摇金生态酒店品尝地道的绿色健康食品,在重庆市陶行知生活教育实践基地里感悟农耕文化、乡土文化、田园风情等真正的生活教育。
也许,哪怕再多的科技和再多的教育,哪怕“天子摇金”拥有再多元的产业,现代人也无法完全复原像蒋捷那样的古人对传统农业的认知。但将农业和土地看作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正是我们无比眷念着的那个田园之梦吗?
有了“天子摇金”的坚持和努力,至少,现在我们离“梦”更近了一些。
发表评论共有条评论